昨晚一直不停的惡夢著集體謀殺事件,驚醒時窗外又閃了好幾道閃電,或許這和前一
晚兩個女子獨自走在威尼斯的午夜有關,當時的街暗得漆黑,偶爾出現幾個西裝筆挺
但喝得爛醉的男子,我不時回頭,那頻率大概每兩秒一次,腦袋裡想著,之前在法國
念書的女同學,半夜走在回家的路上,被一個男子搶劫不成,而被打死的情景,一直
不停的盤旋在腦子裡,恐懼就更加劇了。

在冷風吹拂臉龐,慌亂的腳步走著,或許是小跑步著的同時,前頭出現黑色斗篷、一
個黑色身軀也不時回望著我們兩個單薄的女子,我們大概都互相猜測著,誰會是那個
先行動的搶匪、殺手、問路者、搭訕者…在踉蹌的步履後,包裹著沖完熱水的身軀,
將自己捲起,像是躺臥在母親子宮裡蜷曲的嬰孩,溫暖,尚未覺察自己體內的恐慌,
直到驚醒的剎那,看見窗外藍色電光,這才知道自己的不安。

電話,響,第一聲,還在想要用哪一種語言和電話那頭的哪個人對話,第二聲,Hello~~
,聲音一出,便知道並不是我的行李想和我說說話,而是親切的問候。「是否要一同
共進早餐,先別沮喪,會找回來的」,仍舊蜷臥在咖啡色毛毯裡的我,緊緊抱著此刻
唯一可以抓握的東西,讓我感受到短暫的安全感。「你們先吃」,語畢,我簡便梳洗
,走下樓,進會客廳,一台制式的黑色大鍵琴坐臥在正中央,彈起不熟悉的旋律,你
,走進,在我身邊坐下,靜靜的陪伴,說,你很感動。

創作者介紹

わたし物語

S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