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不太喜歡奈良先生,
不過他那番話頗有道理的。
"瓶頸期是因為自己有顆想要向上的心"
這麼說來,我的自我放逐時期,實在太不應該。

對談不多,也不夠深入
可是奈良先生的話"有讓我翻了好幾翻"的樣子
以後會多多關注他的作品。

奈良先生的笑容好能治癒人心耶
希望他能到台灣來開座談,不然我到東京去好了(又開始做夢)

--
LEADER可以拜託你繼續畫畫嗎?
跑去釣魚放鬆是不錯,但也不能曬到像黑碳吧!!!

S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