──對你而言,最重要的是什麼?

 我覺得「普通」這件事情,對我來說最重要。例如,前幾天我搭電車回老家。電車是一種聚集了許多人的密閉空間。偶爾會因為震動的關係而碰到別人的身體,我卻感受到很不可思議的感覺。拍攝連續劇的外景時,常常被路人認出來說:「啊!是瑛太耶!」不過在電車上我彷彿跟群體融合為一。不過,我也會戴帽子遮掩就是了。(笑)在從事演藝工作之前,「普通」對我來說是很理所單然的事情。可是在拍攝連續劇的過程中,我成為了劇中人,忘記了自己的感覺。雖然,將自己融入劇中的世界觀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不過,我覺得必須要在劇中的角色跟自己之間取得平衡點。

 原本我的思維就是「大榮超市」。大榮超市很棒喲!(笑)與其買高貴的手錶,我反而喜
歡買那種雜貨店販賣的千元廉價手錶。然後跟朋友炫耀說:「這個手錶很不吧!」雖然價錢高的話,品質相對也會提高。但是我覺得駕駛高級轎車之類的奢侈行為,跟我的本質實在相差太多了。我會感到很不舒服。

 所以跟朋友去喝酒的話,我會到便宜的燒烤店喝燒酒。不過,一兩年前我就算喝到隔天早上直接去拍戲,也不會有問題。但是現在的話,我的臉就會滿臉通紅,連台詞都講不出來。(笑)雖然我才25歲而已,可是覺得身體慢慢的起變化了。

 ──你喜歡喝酒嗎?


 只要喝酒的話,我就會變得比較敢跟別人說話。而且也能消除自己的緊張情緒。不過偶爾也會鬧得大家雞犬不寧。(笑)不過,這也沒辦法解決啦!因為身為人難免會有情緒。所以才想要發洩情緒,不小心就用言語傷害朋友,同時也傷害了自己。人們就是像這樣子一步一步慢慢的成長吧!

 ──休息時會做什麼事情?

 老實說我放假的時候,因為平日累積了太多的壓力,所以我多半都是在睡覺吧!因為我覺得一個人獨自思考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雖然想到外面玩,可是我卻刻意壓抑玩樂的想法。因為最主要的還是以工作為重。所以我常常為這種事情煩惱。到最後,連休息的時候都在想要怎麼樣演戲比較好。我想,每個演員或許都跟我一樣吧!

──對自己有什麼期許?


 最近我常常在想,如果可以更有氣勢的做事,可能會比較好吧!更任性一點、更自我中心一點或許會更好吧!因為我本身很膽小的關係,常常太注意周遭對自己的觀感。所以行為上顯得非常小心慎重。但是,身為一個人、身為一個演員,我希望可以更明確的表達自己的意志,不能夠一直像現在這樣畏畏縮縮。

 對於作品的話,我覺得作品是屬於導演的。所以我以前都依照導演的指示拍戲。例如,導演對我說:「我希望在這時候,你可以吃飯糰。」我跟導演說,如果一邊吃飯糰一邊演戲的話,我的注意力不能集中。不過導演又跟我說:「為了消除你的緊張,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吃飯糰。」結果,我就按照導演的指示做。如果這時候,我能夠很有自信的說服導演。表達自己不想吃的意志的話,我覺得一定需要很大的衝勁吧!如果什麼事情都乖乖聽話的話,感覺自己的才能好像會被埋沒似的。但是,如果太過堅持己見的話,反而會讓人感到很傲慢。這中間的平衡非常困難呢。

──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?


 我會有這樣的想法,主要是因為《LAST FRIENDS》的關係吧!拍這齣戲時,有很多思考的時間。像這樣子跟女演員正面接觸的戲,我是第一次遇到。我在戲中感受到,原來女生是憑感覺而生的。了解了這幕戲的氣氛,在正式拍攝時,採取了跟彩排時不同的詮釋方式。我覺得真的就像是天才一樣。心想:「剛剛她眼神轉移了!跟彩排時不一樣。」真的很有趣喔!非常的刺激。我在演戲時,常常想著要突破自己的演技。想要演出最棒
的作品。

──演戲時,心境有什麼變化嗎?

 《LAST FRIENDS》當中,我飾演的小武是一個非常善良體貼,溫暖的守護著女生。因為拍這齣戲的關係,跟真實的自己越離越遠。在詮釋的過程中,我慢慢變成了小武。(笑)

 例如,拍《篤姬》時的時候也一樣。穿好戲服,戴上假髮。在說台詞的過程中,自己也成為了劇中人。我的心境就成為了在篤姬(宮崎葵)背後,默默守護著她的尚五郎。最近我想要了解女生的心情,沒想到自己就變成女生了。(笑)在片場裡面,也很自然的成為了女生圈中的一份子。(笑)

 但是以前拍《東京朋友》時,我演出隆司這個非常差勁的角色時,針對自己的女友大塚愛小姐,有一種:「你搞什麼啊!」的感覺。感覺自己真的變成一個很差勁的人。角色的不同,不但能改變自己,而且也會刺激自我。不管是《LAST FRIENDS》或者是《篤姬》。我覺得很高興,能夠成為這麼棒的作品的一份子。只要劇本好,我其實不在意自己到底是不是主角。雖然我在電影《銀色季節》中擔任主角的工作。這是因為製作人對滑雪的愛,以及對作品的愛深深的打動我的心。所以我才會接演這部電影。我很小的時候曾經學過滑雪。不過,從當時以來我已經沒有滑過雪了。但是製作人卻對我說:「沒關係!」因為我對自己的運動神經很有自信,所以就回答製作人說:「只要有心的話,一定沒問題!」實際上拍攝時,我真的覺得滑雪很有趣。

 ──拍電影的優點是?

 我覺得拍電影最大的優點就是在同一個地方(外縣市)拍攝。我覺得可以集中精神。不過老實說,拍戲的途中,我有好幾次很想回東京就是了。(笑)很想跟東京的朋友見面,也很懷念家裡的棉被。所以在拍攝到一半的時候,我將飯店房間改造成像我家裡一樣的感覺。家具的擺設也跟東京的家一樣,改造成一個讓我自己覺得很舒服的空間。(笑)

──關於戀愛方面,你有什麼進展嗎?


 在連續劇當中飾演溫柔男的永山瑛太,已經很久沒有談戀愛了。請問,這個會不會被當成封面的標題?(笑)
一定要趕快交個女友,找個做愛做的事情的對象。這個或許也會被當成封面的標題吧!(笑)
關於戀愛方面,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很笨拙的人。如果喜歡一個女生的話,我會害羞到不敢跟對方講話。不知道自己應該要如何是好。(笑)

 以前我常常對女生一見鍾情,還沒有經過大腦思考就對女生說:「我喜歡妳!」不過,最近我常常想東想西呢。自己有了對理想情人的印象,所以就一直將目標鎖定在心中理想的類型。雖然我從事這種工作。不過我想要跟女生一起手牽手逛街。但是我還是很怕會被人偷拍,所以我希望能夠在家裡約會,然後讓女朋友療癒我吧!(笑)

 ──聊一下你的家人吧!


 因為家裡是三兄弟的關係,我會特別在意女孩子。媽媽是一個很堅強的女性。教了我許多身而為人必須了解的道理。像是:「跟別人說話時,一定要看對方喔!」「到別人家
玩時一定要說打擾了!」「要感謝身旁的人!」等等,媽媽從小就一直細心叮嚀。現在我覺得這些道理真的非常重要。像是「一定要跟對方說謝謝!」之類的。不管我工作再怎麼忙,忙到沒有時間睡覺時,我的腦海裡總會浮現媽媽的話語。

 例如拍戲時,雖然工作人員對大家說:「瑛太先生送大家的東西!」其實實際上是我的經紀人買過來了。而且數量還多達數十個,重量非常重。一定要小心拿好,不然很容易弄倒。一想到這種事情變得很理所當然的時候,就會忘記感謝的心意。所以在越忙碌的時候,我就越會想起媽媽對我說的話。不能夠忘記感恩的心。

 心裡會有這種想法,或許是因為最近常常跟媽媽見面的關係吧。我從以前開始就很喜歡下黑白棋。之前,媽媽曾對我說:「我以前很喜歡下黑白棋喔!」我突然想到,老家本來就有黑白棋的棋盤。我們兄弟三人常常跟媽媽一起下棋。聽到媽媽的話之後,我才想到這件事情。

 我小時候對老爸的印象是,他非常強壯有力。曾經用爸爸的手臂盪鞦韆。在我記憶中,老爸的拳頭真的很大。因為九州男兒的關係,爸爸是一個很嚴肅的人。我想,自己的血液中也帶有九州男兒的因子吧!有時候想要虛張聲勢,想要裝酷耍帥。或許就是受到老爸的影響吧!

 ──身為一個演員,你現在的心情是?

 前一陣子,我到書店買了紐約演員學校的教科書。據說以前勞勃狄尼洛也是從這學校畢
業的。我非常有興趣,也重新體驗當演員的心情。實際上,我在高中時就演過戲了。體會了許多過去沒有經歷過的人際關係。例如:「到現場之後,發現化妝師好恐怖喔!該怎麼辦才好?」之類的。(笑)思考過很多的事情。心想,應該要回到原點。心態一定要像新人一樣,重新出發才行。這跟我一開始說的「要有氣勢」相關。心裡感到很焦躁,覺得再這麼下去一定不行。我覺得自己比之前更有上進心了。

 我最討厭「差不多」這樣的心態。隨著現場的氣氛,隨隨便便的演出。雖然不會造成別人的傷害,可是也不可能打動別人的心。也不可能讓別人感動。我希望可以更積極的表現出瑛太這個演員,到底想跟大家說什麼話,想要傳達出什麼樣的訊息。我不想成為單純的商品。最近我常常這樣想。

資料來源:《JUNON》月刊2008年7月號
[翻譯] QUIBECK



我只能說,瑛太先生你怎個也太坦白了吧
千萬不要和記者交心,一定會有報應的

不過,我很喜歡。

創作者介紹

わたし物語

S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